不正经。

【Evak】The Crown and the Clown 02

前文链接 01


--------------

Chapter 02

奥斯陆清晨时分的空气,即便已步入深春,比起惯常使用的“凉爽”,更适合用“凛冽”加以描述。
或许由于地处高纬度的大陆,阳光在树梢投下的影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次缩短,逐渐拉长的白昼势不可挡地侵蚀夜晚。
对于农耕为主的国民而言,作息的时间也会相应发生改变。
相反,如果身为无所事事的贵族,倒也无关紧要。
比如维持着万年不变的起床时间的Isak。
王位准继承人的一天,从礼仪课程开始。

骑术、乐理、国际象棋、古典文学、宫廷舞步,再加上新增的课程国王学——《如何赢得臣民的爱戴》——初次看到书名时的哭笑不得,Isak仍然记忆犹新。
当然他从未袒露过,比起研究矫揉造作的餐桌礼仪或是纸上谈兵式的处事技巧,他更喜欢阅读有关政治,更为具体地说,是有关战争的内容。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此处不得不特地说明,Isak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战争爱好者。
尽管被视为外交的极端手段,但无可否认,它牵涉经济、政治、宗教、民族甚至人性,大大小小的战争恐怕是人类历史上最值得研究的课题。
Isak对这一话题产生兴趣的缘由,或许也远比一般意义上的“年轻气盛的性格特征”更为深远。
“表面的安定,换个角度来看实则是发展的停滞不前。”
当然,居于他人耳目之下的Isak没有去处倾吐他的思虑。如果有必要的话,相关的书籍他会委托Jonas代为购置。
白天的课程,一言以蔽之就是“无趣到令人惊讶的地步”。兴许让他尝试和农民们一道种植土豆反倒更富有挑战性。

闲聊就此打住,因为一场预定之中的聚众派对,今天的Isak一反常态,表现得耐心十足。
为了掩人耳目,舞会选在昼夜相交的傍晚时分开始。既不会太早,干扰了日常的工作,也不至于结束得太晚引人注意。
于Isak而言,参加与否、是否被人发现其实无关紧要。只要在规则的束缚下,他被允许做任何事情。
除非引火烧身,牵涉到背后更为庞大的利益链条,除此之外,Isak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赌博?他名下的财产足以担保一时兴起范围内的一切债务;
女仆意料之外的身孕?一场盛大的皇室联姻足以消弭任何流言。
甚至,如果犯下涉及人命的罪行……
太过危险的想法还是及时制止为好。
思绪不知不觉游移到危险的方向,在此刻突然意识到旁人的存在——Isak几乎被惊吓到从椅子上一跃而起。
幸好是Jonas。
不知是否出于下意识的内疚,Isak从那目光里读出了谴责的意味。

“我想在动身前往舞会之前,您需要准备些可以掩藏身份的东西。”Jonas伸出的手上,拿着一只金色的面具。
然而对话双方心知肚明这不过是让彼此安心的小小伎俩。
既然选择宫殿内一个偏僻别院,参与的大部分宾客来自宫廷里的仆从,不少人相比已经锻炼出单凭身型也足矣辨识自己的技能。

不过Isak认为,这种无视作息规则的下层娱乐活动,实际上早为上级阶层们默而许之。
比如Magnus他们在全神贯注讨论舞会上可能上钩的姑娘们时,并未着意同时压低音量。
软硬兼施,他也怀疑可能是皇室特有的招徕手段。

金色颜料勾绘花纹的面具质感轻薄,戴在脸上不至于过于厚重。Jonas为找到这种材质的面具可能颇费了一番心思——出自关系相对密切的仆从的种种贴心之举,在Isak看来还算差强人意。
“那是因为你完全没有摆出王子应有的架子。”Vilde总不忘打量她永远也打磨不够的指甲,一面还得对这个弟弟的行为加以指摘。
相比之下,他很少关心姐姐们的日常活动。当然并不是因为他对女性缺乏兴趣。
Isak对舞会感兴趣,老实说有一部分这方面的原因。
他不会选择主动与人攀谈,更多地则是观察耽于一时放纵的人群,把自己置身于同样的氛围中。
把玩着手上的酒杯,手指在杯沿上摩挲。不论是从气味还是色泽,杯中的液体随他的动作晃动着,却明显未能引起他足够的注意。
他的目光凝聚在人群尽头一个高挑的身影上。的确足够高挑——越过寻欢作乐的男女,杯盘狼藉的餐桌,也能被轻易捕捉。
那人背对着喧闹的人群立在窗前。斑斓的刺绣爬满长袍,一头银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际。
是个,姑娘?
看装束是女子,但身高……又不太确定。
Isak把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随便交给吧台的某人。来不及品尝味道。

“你是一个人吗?”
关于Isak的“过于莽撞”的论断,在此刻得以印证。
“我想是的。”慢悠悠地转过身,Isak觉得眼前几乎展开了魔幻现实主义般的场景。听到声音,加上看清面容,Isak得以完全确定性别。
“您愿意邀请我跳一支舞吗?”
Isak成功维持了表面的镇定,并且觉得对方长得不错。



·tbc·
--------------

还是不自量力地想要尝试更加严肃的题材> <


评论
热度(43)

© Solknv-Clea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