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的兔毛安。

【Evak】Even Of Green Gables / 绿山墙的Even #01

我觉得这个AU。已经。相当明显了。
可以算竹马?
顺便安利加剧 《绿山墙的安妮》...

———————

Chapter 01


Even是个孤儿。
好巧不巧,还是个富于幻想的孤儿。

“十三岁上下,身体强健的男孩。”
打量着男孩瘦削的身形,院长夫人觉得第二条是否符合要求有待商榷。
不过……Elias又打架了;Yousef趁她不备一早翻墙溜了出去,到现在还不见人影;至于Mikeal……在他对房间里多出的那瓶伏特加给出正当解释之前,还是不要放他离开的好。
思来想去,院长夫人的目光再次移回面前安静读书的孩子身上。

耽于幻想,说起来最为直接的后果,在于他总爱为自己短暂人生迄今为止寥寥无几的遭遇编织带有悲剧色彩的故事。
某种程度上,完美和残缺可以等同。
Even欣赏美丽的事物,同时也对悲剧抱有莫名的感情。
附带一提,他的最爱是《罗密欧与朱丽叶》。
当然,对于他不热衷于室外的追逐游戏而醉心阅读这件事,孤儿院的其他小子总爱不厌其烦地加以嘲笑,但Even只是耸耸肩,表明无关紧要。
他早就意识到自己擅长用情绪渲染客观事实。 不过直到数月之后,他才发现这项才能可能不止会给他自己造成麻烦。

早上还在孤儿院的院子里晒着太阳发呆,然而日光尚未收尽,此刻Even已经站在陌生的土地上,面对眼前的景色移不开目光。
在院长的催促之下,尽管有些不明就里,Even按照吩咐将他少得可怜的私人物品收进了一只破旧的手提箱。没有什么正式的告别,一大早就这么坐上了离开的马车。
颠簸。颠簸。颠簸。

从还算是市镇的孤儿院到明显位于郊区的某个村庄,一路上Even的心情几乎是随着车轮的嘎吱作响而波动不停的。车夫似乎不会说话,仅凭单向的倾吐也无法构成交流。
盛开的绚烂花朵,在拐上小径的一瞬就被灵敏地捕捉到了。随扬起的风不时微微浮动,连绵成白色的烟霞一般。
Even屏住呼吸。在此刻他决定忘却以前的一切。

终于——Even推断是临近傍晚的某个时刻——拉车的牝马开始放慢了脚步。
马车停靠在一所外表朴素的木屋门前,男性车夫似乎仅仅担负了接他的任务,冲Even扬了扬帽子便驾车离开了。Even于是判断面前的房屋应该就是此行的目的地。
他有些紧张地理了理衣领,确保长裤没有因长期的旅途出现明显的褶皱,接着谨慎地敲门。保险起见他先是敲了三下,间隔片刻又敲了两下。
“好像……没有人在。”
不可否认,因为暂时逃避了尴尬的初次会面,此刻Even松了一口气。
他决定就在门廊这边等着。不过在此之前,他要先在四周转转。

Even发现茂密的树丛后面藏着另一栋房屋。四周安静得连鸟雀的呼吸都几近可闻,他以散步的悠闲步调慢慢走近。
没想到另一边是有人的。
隔壁家的孩子留着一头耀眼的金色长发。是个姑娘。
Even有些好奇。不过有了太多前车之鉴,还是决定采取谨慎的态度。他没有出声,也没有靠近,只是微微眯缝了眼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
那个孩子似乎在地板上寻找什么东西。过了好一会,才放弃似的耸耸肩膀直起身来。
她转身朝向这边了。
午后的阳光给她镀上了一层金色。纤长挺翘的睫毛下,是一双绿宝石般的眼睛。

但女孩不知为何穿着男式衬衣和短裤。方才过于担心被对方发现,Even现在才关注她的衣着。他的大脑迅速做出回答。
一定是家庭的缘故。家里有好几个弟弟妹妹嗷嗷待哺,而母亲身体孱弱无法进行劳作,可怜的少女不得已放弃求学,穿上特制衣裤;不但负担母亲的家务,还得给父亲辅助农活……
Even想得如此专注,回过神来时发现那双碧绿的眼睛正瞪着他,似乎因他无礼的注视有些恼怒。
“Isak!你父亲从集市上回来了,还不赶快进屋!”
她还未发作,身后响起某位女士气急败坏的叫声。两相权衡下,以母亲的要求为重,女孩转身跑回屋内。

Isak?
这就是她的名字。



·tbc·


———————


Even13,Isak11
好的年龄操作也糅进去了/先放着吧之后有空就更/请相信本人的坑品(。


哈哈哈哈哈哈不行我还是想笑


评论(8)
热度(75)

© Solknv-Clea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