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的兔毛安。

【Evak】A is for Amor 02 #HP AU

狮院三年生IsakX蛇院五年生Even

不走寻常路的更新!

第一章传送门 01

------------------

Chapter 02


——永远不要尝试逃避问题。如果是命中注定,总会狭路相逢。


Isak讨厌被强迫做任何事情。
比方说小的时候——具体几岁他记不太清——某个远房表弟前来拜访时和他因为某只玩偶的归属权问题发生了争执。当时,母亲丝毫没有顾虑他认为理所当然的求助,逃避麻烦似的要求他妥协了事。
结果是整个卧室被他失控的魔力弄得一团糟。
“格兰芬多的狮子就该是这个性格!”父亲没有对母亲的视而不见作出任何点评,用力拍着他的背部,哈哈大笑。
痛死了。
Isak倒没有什么自觉,只是在心里默默抱怨道。
由此可见,那时的小Isak还没有多么善解人意。他不过把自己的想法放在首要位置,并在之后无数次的实践中发现,即便再过沮丧也不会有人安慰自己。
碰壁是常事。他会选择一个人默默跑到家附近的海边,一坐就是一整天。
海应该没什么好看的吧 ,现在回想起来。即便有,日复一日的观测也早该令他厌烦了。
当然,就性格而言现在也一样,不过他学会了用更加婉转的方式达到目标。
“我靠逻辑思维做事。”他伸出食指,点点自己的脑袋。不要重蹈覆辙。
到霍格沃茨之后,他首要的目标是找到一帮朋友,甚至不必志同道合。
Jonas是和他正式结成还算友好关系的第一个同龄人。另外两个……不算精明,但品行可信。按照父亲的说法他是在“拉帮结派”,构建自己的势力。
结交一群朋友。这是正常的行为。
他不太喜欢这种粗鲁直截的形容方式。
算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还是暂且搁置一旁。
Isak漫不经心地跟在蛇院生的身后,注意到他们已经绕了一个不小的圈子。

在一堵空荡荡的石墙前站定,一年级斯莱特林回头看了他一眼。
“怎么,我需要回避吗?”猜到这里就是休息室的入口,接踵而至的想法便是自己这个时候本该舒舒服服躺在寝室的羽绒床上——想到这里,Isak就没办法把自己的语气伪装得太友好。
看来小蛇是彻底决定无视自己了。
“纯种。”一年生以冷淡的语气说了什么,并未刻意压低音量。
不过还真是……相当带有歧视性的口令。
Isak忽然觉得另外三个学院的偏见不是毫无根据。

“你们的休息室是可以随便进入的吗?”原本打算保持沉默,想了想,Isak还是忍不住问道。
看清斯莱特林休息室的模样之后,他立马把尚未得到回复的问题抛在脑后。
这么阴森。
难怪蛇院那些人总是一副阳光照射不足的刻薄模样。
真皮沙发。雕花木桌。银色和绿色相间的链条交错窗棱之上作为装饰。从高耸的天花板上垂下的水晶灯也泛着绿光。
最为吸引他的还是窗外的景象——休息室貌似位于某处水域的底部,看得见摇曳的海藻和不时游过的形状奇异的水生生物。
壁炉的火焰的确需要常年不熄。

“Hello.”
“……Hello.”
这个时间不是应该说晚上好吗。
Isak下意识地回复,接着才注意到面前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身高绝对不算矮——目测可能超过自己,不过因为片刻之前此人似乎是懒散地半躺在沙发上,所以甚至没有在第一时间进入眼帘。

Isak的视线不由自主地率先聚焦到对方的脸上。
蓝色的眼睛啊。
海洋的颜色。

“我是Even。”
“Isak。”
眼下两人颇为正式地握手,Isak突然觉得有点想笑。
比自己高了两个年级的斯莱特林级长。出乎意料地看起来没那么难以接近。

Isak朝Even示意的方向走过去。直到在他对面的沙发落座,这才看清Even先前一直细心阅读的内容。社团下一场表演的宣传海报。
Isak表情微妙地看着自己穿着戏服在海报上左右跑动的身影。
Even先是细心地把海报卷起收好,再拿出魔杖随意地挥了一下。
一只带着托盘的茶杯凭空出现在了Isak眼前,是味道非常清爽的蜂蜜茶。
“你们休息室环境不错。”感受着温暖甘甜的液体顺着口腔滑入胃部,Isak心情也跟着略为明朗了一些。
“嗯?水流的声音有助于睡眠。”Even笑了。
奇怪。
“……空荡荡的好安静啊。”不知什么时候,方才的一年级生已经悄然离开,Isak有点尴尬地没话找话。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是因为时候不早的缘故吧。觉得太安静,还是说你想到我的卧室谈?”
“咳!你说什……不,不用了。”Isak嘴里的茶水差点喷了出来。
我之前,应该至少没有做冲撞高年级生的举动。
Isak冷静地思考着。

“……文艺活动有利于学院间的友好往来,缓解学生中某些少数群体的矛盾。”
“是的。”在蓝色眼睛的注视下,Isak在无意识间又走神了。
天呐。你们学院不在魁地奇赛上故意挑衅就谢天谢地了。
“我听说,你是被迫入社的?能取得如此突出的成绩也是因祸得福了。”Even的上身微微前倾,眉毛和眼睛笑成一样的弧度。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对戏剧没有太多兴趣。”Isak挑起了一边眉毛。长相归长相,对于这件事他仍然相当顾虑他人的看法。
当然他没有愚蠢到妄图直接挑战一个高年级级长。尤其……在学院关系本身就足以引起非议的情况下。
“不过那是刚开始的事了,”Isak补充道。“亲身体验后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比无脑的肉体冲撞有意思。
“学长叫我来,应该不只是想表扬我吧。”
现下所处的情况,老实说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作何反应。

“我希望能加入戏剧社,和你们一起为构建学院和谐尽到级长的责任。你可以看看我初步拟出的方案。”
Isak愣住了。目光追随着Even在羊皮纸上飞快移动的修长手指。接着他猛然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
还有后续?


·tbc·



---------------------

为什么我的脑中一直冒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声音......



评论(4)
热度(81)

© Solknv-Clea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