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

【Evak】The Crown and the Clown 01

之前说过的设定:王子Isak&异国吟游诗人Even
本章人物介绍主/Even次章出场

————————

“愿神明保佑/帝国的明日
每天的阳光一如往常
您的信徒无须忧虑
既然刮起了风/就请赐予我们扬起的帆
既然落下了雨/就请赠给我们遮蔽的斗篷
而对于可能的敌人/请赋予我们抵御的盾
我们向往和平/风和雨利
稻禾结它应得的穗子
森林凝它应有的露珠
子民收获他劳动的果实
……
尊敬的圣灵、圣父、以及圣子
我们再次祈愿
请保佑我们的疆土
让它永远安康”

冗长的祷文在略显空旷的大厅上方回荡,包括祭台上身披白纱的司仪及高大石台下方端坐的诸多民众在内,却无一显出疲态。

每逢月末,奥斯陆帝国都要进行这样全民参与的祈祷仪式。
坐落在绵延的群山中央,但由于北部东西走向的山脉起到了部分阻挡作用,因而尽管靠近极圈,冬季的温度却不至于太过难以忍受。中间被山峦环绕的国土,大多是一望无际的原野。这也为农业的繁荣创造了必要的条件。土地和人力彼此照顾,提供了不错的收成,君主也慷慨地将森林大部分予以保留,并未像邻国一般大肆伐木,开采矿藏。
而随着和缓起伏的地平线,如果一直向东,就能到达海洋。

终于,颂唱逐渐消散,此刻教堂内安静得仿佛连飞鸟的振翼声都清晰可闻。
所有人的目光牢牢凝聚于大厅中央的大理石台上,为首的司仪从容不迫地继续必要的仪式程序。她颔首默念着什么,白纱从头部两侧垂下遮住了容貌。不过想必也无人会有打探的兴趣。
最后,司仪伸手从石台上唯一的装饰物——金色的盛水盆中掬起一捧,向台下某个方向撒去。
“阿嚏!”冷不防地被冷水泼得一惊,一直强打精神(实际上,众人早将他打瞌睡的姿态收归眼底)的Isak本能地抬起头四处张望,总算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脱身。

“一定是昨天又秘密和哪个女仆约会了。”
他发誓他听见了身后Vilde和Eva的交头接耳。

身为帝国唯一的王子——尽管国王大人费劲心思,不过在四个女儿之后终于使王室族谱后继有人——他努力做出无辜的表情,表明自己一直专心致志,举止不当不过是由于方才的意外。
哦。天哪。
谁让母亲格外看重他,在略显拥挤的皇室专座非得让自己和她肩并肩地坐在第一排,把其他的公主统统安排在次席——他们正后方,几乎和随侍的仆从待在一块儿。
年龄总被放在其次,提起奥斯陆的王室成员们,大伙脑海里第一时间反应的永远是这样的顺序:王子Isak,接着是尊贵的四位公主们——Noora,Eva,Chris,Vilde。
好吧。不知道他的姐姐们心情如何,总之他常常觉得不必硬着头皮伪装一副温文尔雅的驯顺模样,而是在第二排的位置轻松愉悦地谈天更为符合他的偏好。

从母亲眼里看不出明显的情绪。和他颜色相同的浅灰和绿色糅合的瞳孔里倒映着他的面孔——线条明晰的脸庞;因为受到惊吓而稍显神色不定的深邃双眸;鬓角打理得干干净净,金棕色的浓密头发精心梳在脑后。他与女王对视了一会儿,或许也只是在观察着自己的倒影。

他不由得屏住呼吸。母亲会说些什么吗?
但她只是一直、一直凝视着Isak。仿佛在用目光无声地倾诉。
算了。母亲一直是这个样子。
自从父亲因为意外离世,她继任为帝国的女王之后。

“Jonas!你竟然不提醒我!”炸毛的·Isak·Valtersen·王子殿下十分愤怒。刚刚还服帖的头发从耳后翘起——说实话这使得他的造型变得有点儿滑稽——不过身为一名认真尽职的侍卫,Jonas忍住了险些浮现的笑容。
“可是王子殿下,进行中的仪式是绝对不容干扰的。我在你们后面,也帮不上什么忙。”他耸耸肩。
看着Jonas一副没事人的模样Isak就怒从中来。
自己什么时候把仆人都培养成了这个性格?
“况且……你知道女王陛下的脾气。”
Isak住了嘴。他那两道漂亮的眉毛皱了起来。
这时Jonas倒是换上了一副担忧的表情。
“好吧。这次是我不对。昨晚不该和Emma聊得太晚。”
这实在是难得一见。Jonas暗自扬起了眉毛。
“不过......”
“你还是得补偿我。”
Isak又挂上了他标志性的微笑。
“你们密谋的那件事我知道了。你,Magnus,还有Mahdi那群人。所以......”
“我要参加周五的聚会。”他的王子以一副斩钉截铁的口气下了命令。

Jonas一面苦笑,一面暗暗想着之后一定要向走漏风声的Magnus狠狠敲上一笔。

以上。
是身为殿下的首席侍从官的Jonas,近期需要苦恼的事情。

·tbc


*Sana不是公主哟,之后会以其他身份出场,原作中的角色应该都会写到。敬请期待吧~


评论(6)
热度(40)

© Solknv-Clea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