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

【Evak】Letter from the Blue Bird #01

现实向/even咖啡师isak高中生/年龄差四岁/非真人cp

哈哈哈写AU就不怕被打脸了!机智!


文风放飞自我/OOC就OOC吧

填不快/可能…两坑兼顾...吧…

第二章传送门 02


------------


——如果一分钟能变成永恒。我希望是你吻我的那一刻。



Even在结束工作后总会在已经清空的咖啡店里坐一会。

他背着与高挑身型不大匹配的双肩包。他仔细摆好壁柜上清洗干净的咖啡杯。离开时他习惯走在人行横道的右侧。


面积不大的咖啡厅,是将三面的玻璃作为墙壁的设计。正对店门的就是柜台,简单陈设着手写的菜单和收银机。相关的搭配有简易原木桌椅以及标准奥斯陆风格的白色灯具。店内包括主桌和临窗的狭长坐位在内,可供容纳的客人并不很多。相比其他采取花哨(或者应该叫特色?)工艺品作为装点的店铺,主打的揽客手段似乎是从内部望去得天独厚囊括的大半街景:从清晨奥斯陆街道遥远的另一端泛起的浅橙色霞光,直到下午四点斑斓人群逐渐散去的寂寥星空。原本的店主也可能正是抱着这种打算包下这块地方,总之不是什么长久经营的念头。相应地,随后也就发现自己的判断失误——要想招揽游客,应该去靠近交通枢纽的街道另一头才对,毕竟游客通常不会光顾距离巴士站步行距离超过十分钟的地方——销售额与顾客流量不过是一般程度的不温不火。


所以那个化着浓妆的中年女人眉飞色舞地推销着自己原本的计划以及无可奈何的转手,显而易见的和其他无忧收入又渴望某种“非同一般的刺激”的妇人没什么不同。Even当时心情不错,一如惯常将一套微笑、颔首、挥手告别做的熟练,以至于女人离开时还不舍地冲他抛了媚眼。


也多亏她疏于打理,店铺的朴素恰好自成风格。灯具是Even自作主张进行了更换。


附带一提,之后的女顾客或多或少都带有和前任相同的特质——一方面难以启齿、另一方面在同类的小聚会里乐此不疲讨论的“性”方面的兴趣——并且就这点而言,现在的趋势是越来越毫不掩饰。


不知从哪里传出“街角咖啡店的新任店主是个性感的帅哥”这样的传闻,拜此所赐,部分热情的女孩甚至在磨磨蹭蹭结束用餐后向他提出合照的要求。


“顾客至上嘛。”他的女友,年岁相仿的Sonja像是想要安慰他似的。哦,他当然知道服务行业的惯例。

他知道她们想要什么。


所谓男女之间——不是因为喜欢。更像是需要。没有关系固定的异性,当然那些享乐人生的纨绔子弟例外,在他这个年纪是件奇怪的事情。“是啊……怎么可能......”算是他从陌生的顾客口中经常听到的评论。


Sonja并不常来。或许这是因为她认为足够了解自己个性,以为两人关系已经稳定的错觉。


偶尔需要说服自己这样并不算坏。是靠人格魅力养活自己呢。

啊。对。还有钱的事情。


“我一个人就够。说好的你提供一半资金,接下来的工作交给我吧。”Sonja,别表现得太幼稚。从女友的欲言又止里,Even明白她读出了自己的那层意思。

“在我……的时候不会有心情来店里的。”


当然,Even可以对一切事情都不抱有深究的打算。今天的天空,和昨天的天空一样没什么分别。


每日进出的游客也是。不少是冲着绵延的海边小镇和旅行杂志宣传的峡湾风光。和自己的短暂的碰面说到底不过是漫长人生数不尽的时光里微不足道的千分之一。


这天是周五。年轻人通常选择彻夜狂欢的时间。照例咖啡店打烊的比平日更早。

但今天或许不一样。


后来,他开始庆幸自己当即就决定成为主动的一方。

他给自己调了一杯咖啡,重新摆出方才收进柜子的折叠菜单,转身漫不经心地拉开已经摆好的椅子坐下。Even甚至惊异于自己多么心平气和地做着这些事情。


这个位置正好看得一清二楚。


对面的那个少年已经原地踟蹰了有些时候。十分随意地倚靠着交通护栏。他不时交换支撑的双腿,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右手拿着的手机。卫衣外面套着棒球服,明明是少年气的随意打扮,但Even就是能看出背后遵循的某种固执的个人价值观。另外男孩深红色的鸭舌帽反戴,露出全部的脸庞,因而绝对不是保暖目的。两鬓翘起的发梢是温暖厚实的金棕色。他皱着眉头盯着手机屏幕,终末还是忍不住将手机塞进上衣口袋,捧起手心呵气取暖。继续徘徊了一会,无可奈何般的隔着帽子搔了搔头发。


他抬起头四处打量,下定决心似的一边划动手机屏幕,一面朝街对面走来。


“呃......外面太冷了。我想……我需要来杯咖啡?”男孩的目光迅速地在他的脸上扫过,不确定地打量了会菜单上的花体字,又低头在手机上飞快地输入文字。“随便来一种吧。”


他的眼睛是灰绿色的。脑海里有个声音响起。

“要试试我的个人推荐吗?”


·tbc

评论(8)
热度(78)

© Solknv-Clea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