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

【Evak】Even of Green Gables #04

BGM: Fish in the Pool

前文 03
---------------


同Isak告别之后,一方面确实是为了履行诺言,另一方面有碍于他身份的不便落人口实,Even匆忙赶回了学校。抵达教室时,甚至连上午的课程都尚未结束。
三言两语解释过自己只是因为担心Isak才擅自离开,老师也不便多作为难,不过在上课中途有意无意多点了几次他的名字要求回答问题。
拼写单词倒不算难事,看着老师的脸色愈发难看,他只好故意在下堂课的算数题上犯了个错误。
午间休息时,本打算嘲笑他的马虎,坐在他邻座的金发男孩探过头来,看清他的手头的动作后又悻悻然住了口,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在笔记本上工工整整做列出的解答过程。
“你叫Even?上课被点了那么多次,你恐怕是最快被记住名字的转学生了。”观察了片刻,见Even没有搭理自己的念头,自我介绍叫Magnus的男孩自来熟地同他搭话。没有写字板,又为了方便某人阅读,Even只能把草稿和笔记分成左右两部分混杂着记在本子上。
“你和Isak关系挺好的?”见Even不作回答,Magnus不死心地追问道。
“他人不错。”Even笑笑,终于是抬头直视了对方一眼,巧妙地绕开了话题。尽管听上去,Magnus没什么敌意。

倒不是因为Isak,以至于他对班级里其他人都产生了负面的印象,只是午休时间有限,Even想着抓紧时间把课本以及他的课堂笔记尽快转交给逃学的Isak。
帮人帮到底吧。
不过,当他二度踏足Isak的林间小窝时,男孩已经不在原处。
空留下一本摊开的书。

接下来的半天都在学校度过,当Even轻手轻脚地推开门时,Astrid已经回来了。
说实话,他不清楚貌似独居了相当一段时间,没有社会性的工作,并且上了年纪的妇女一大早同他一道出门之后会忙些什么事情。
有些年久失修的木门咯吱作响,Even动作一滞。这多少破坏了他原本的企图。
按理说还是在孤儿院养成的习惯了。果然同记忆一般,没那么容易抛诸脑后。
想必是接受过良好教育的结果,即便是在私密的空间里独处一室,老妇人的坐姿依然端正。如果不是斑白的发色,单从端正笔挺的背影着实难以判断主人确切的年龄。
由于客厅里长桌摆放角度的缘故,从Even的方向看去,窗外白雪折射的光线刚好把他现任监护人的脸庞分割成清晰的明暗两半。Astrid明显在思索着什么事情,手指交叠抵住下颚,即便听到他推门的响动依然目不转睛。等到Even绕过长桌坐在她对面,才看清她面前摊开的笔记本。
上面满是数字,以及对他来说还有些复杂的公式。
该不是,好不容易组成的家庭,出现了经济困难?

从Astrid的叙述中,他得知了农民们真实的生活。
照料牲畜,打扫仓库这类活儿,一个领养的男孩足够照拂。但一个需要被义务教育剥夺大部分空余时间的男孩,再加上数英亩的作物之后,人手明显是不足的。尽管经济上的危机听起来似乎刻不容缓,Astrid并不打算在在餐桌上同他讨论这些事情。
毕竟,谁会指望一个刚被领养不久的男孩能提出什么独到的见解?
现在,他正在马厩叉着干草。欠缺处理农活的经验,即便是这等不需要技术含量的单纯劳动,对Even来说并非易事。停下来喝水的间隙,他听着Astrid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
“你们这个年纪的男孩个子窜得特别快,一天一个样。”老太太皱着眉头,却听不大出抱怨。“买布料的钱还得另开一个账目了。”
Even不禁想起今天同他分别不久的另一个男孩。瘦瘦小小的样子,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长大。

后来他还是去找Isak了。
不确定Isak是否还会回去,原本特意折返的Even还是把课本又带了回去,在完成Astrid安排的所有工作之后才以“交流学习”为由,犹犹豫豫敲开了Isak的家门。
Even先向男孩解释了中午未能与他碰面的情况。
“你忘了。”Isak笃定地说道。
不过还是好好道了谢。
“明天去上学吗?”Even在问句脱口而出后,才意识到它听上去有多么像一个期待。
Isak的回答依然是

“下次不要敲门了。正对着绿山墙的那扇窗是我的房间。”
他听见Isak在背后小声补充了一句。




·TBC·


评论
热度(21)

© Solknv-Cleary | Powered by LOFTER